首页 -> 人防知识
人防知识
【字体: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美国战争动员体系的构成
发布时间:2020年06月22日 来源:《中国国防报》

 

  作为当今世界头号军事强国,美国有着成熟的战争动员体系。美国战争动员体系包括动员组织体系、资源体系、法规体系和计划体系。 

  组织体系 

  组织体系是战争动员活动的主体,起着发起、控制和管理动员活动的作用。目前,美国参与动员工作的部门约80个,主要包括: 

  决策机构。主要包括国会和国家指挥当局。国会通过法律或联合决议批准全面动员或总动员,根据义务兵役法案实施立法。由总统和国防部长及其办事机构组成的国家指挥当局,是美国战争动员的最高领导机构。美国总统既是政府首脑,又是三军总司令,在战争与战争动员决策方面拥有广泛权力,并可将动员权力授予国防部长或其他代理人。 

  决策咨询与协调机构。最高决策咨询机构是国家安全委员会,该委员会负责向总统提供与国家安全有关的内政、外交和军事政策的综合建议;协调机构是紧急动员准备委员会和联邦紧急事务管理署,前者是一个跨部门应急动员政策和计划协调机构,后者是联邦政府层面的动员工作协调机构。 

  执行机构。除国防部以外,联邦政府相关部门和机构也负有动员职能。比如,国务院负责协助制定并执行国家安全政策和外交政策;劳工部负责协助制定和实施人力动员计划;商务部负责保障战时工业资源的供应和生产能力的扩大;退役军人事务部承担兵员动员有关职能。 

  监督机构。主要是国会,其基本职责包括:对和平时期动员准备工作和战时动员实施情况进行监督;参众两院中的预算、拨款、财政、军事等专门委员会,对动员政策和法规的制定及执行进行监督;对战时和紧急状态下总统权力的行使进行监督和制衡等。 

  资源体系 

  资源体系是战争动员活动的客体,是组织体系作用的主要对象。该体系包括法律授权、资金、环境、人力、物资和装备、运输、设施、工业基础、训练基地、联合卫生勤务、通信、东道国支援12个相互依赖、相互影响的领域。 

  上述资源领域中,任何一个领域的动员活动都可能对其他资源领域产生影响。比如,在低等级动员时,人力资源领域根据总统的授权启动志愿人员转服现役即可,此时的装备与物资、运输、联合卫生勤务等领域只需作出低强度响应即可;当动员等级进一步提升,就需要动员工业基础进行响应;到了全面动员等级,就需要扩充武装力量,同时动员所有资源领域保障战争需要。 

  法规体系 

  法规体系是战争动员体系顺畅运行的法律保证,主要用来规范和调节国家、组织和个人因战争动员活动而产生的权利义务关系。美国丰富的战争动员实践使其建立了较为完善的动员法规体系,为其在平时和战时(急时)顺利开展战争动员活动提供了法律保证。 

  战争动员法律。在国会颁布的众多有关战争动员的法律中,《国家安全法》(1947年)、《战争授权法》(1973年)和《国家紧急状态法》(1976年)可以称得上是美国战争动员的基本法律。 

  战争动员行政法规。主要包括美国总统颁布的与战争动员有关的各种行政命令,以及联邦政府制定的涉及战争动员内容的行政法规。比如,2012年奥巴马总统颁布的国防资源动员准备令,强化了总统管制国内能源供应的权力,将与国防项目有关的贷款等纳入动员准备范畴。 

  军事动员政策规章。国防部长发布的各种指示、指令、备忘录等,以及参联会主席发布的指令、联合出版物、军事计划等有很多都涉及战争动员的相关问题,这些为国防部系统组织实施动员提供政策指导和程序要求。 

  军种动员条令条例。陆军部发布的陆军第500-5号条例《陆军动员》,海军作战部长第3060.7号指令《海军人力动员与复员指南》,空军第10-402号指令《空军动员计划》等军种层次的条例条令,分别从整体或局部对各军种的动员活动作了规定。 

  计划体系 

  战争动员计划体系是国家平时进行动员准备和战时实施动员行动的直接依据。美国立法机关和政府部门制定了一系列动员计划,形成了较为完善配套的计划体系。 

  综合性动员计划。由国家安全委员会制定的《国家战略目标计划》,主要规划国防和军队的长远建设,指导国家经济动员准备,为政府动员计划工作提供政策指导;由联邦政府制定的《国家紧急动员计划》,从宏观上明确政府各部门的动员职责,以及政府各动员执行机构的任务和要求,规定了动员的协调程序和方法。 

  专项动员计划。根据综合性动员计划,美国联邦政府各部门、各动员领域还制定了一系列的专项动员计划,如《国防部动员总计划》《工业动员准备计划》《医疗卫生动员计划》《指挥通信动员计划》《食品和农业动员计划》等。每个专项计划还包括更低层次的计划或方案,目的是保障动员工作的具体落实。 

  (作者单位:国防大学联合作战学院国防动员系) 

【字体: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附件下载】
【相关新闻】